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學作品 >
那山那水那警察
www.uvciez.icu 】 【 2020-03-02 11:07:54 】 【 來源:資陽公安信息網 】

  


  那一天,攝魄驚心……


  刑偵、技偵支隊長一臉嚴肅、一前一后蹩進辦公室。我心想,準沒啥好事。“槍響了。”我心里又是一驚。


  響起正義的槍聲不用怕,我擔心案犯的槍打響,誰也不想發生惡性案件。前幾天,布拖縣地洛鄉派出所開展查緝時偶遇了一名網上逃犯,實施抓捕時卻被逃犯甩爆手榴彈趁機逃脫,民警、輔警、現場群眾受傷不算嚴重,縣局正在組織追捕,州局刑偵、技偵部門已派員支援。莫非,還是這個案子?看著兩位支隊長,我估摸著猜想。


  果真如此。布拖縣局循線追蹤到與金陽縣交界處的四棵鄉,發現了逃犯在山上的可能藏身地,遂組織三十余警力沿著山坡搜尋,逃犯躲在山崖暗處冷槍伏擊,三名民警被擊中,其中一位民警傷勢嚴重。


  不用多說,警情重大,人命關天,案犯仍沒抓到。刑偵、技偵支隊長緊急組織技術量,半小時內出發前往現場;我,趕緊向領導匯報,偕同指揮中心主任一小時內出發。


  警犬、無人機、金屬防彈盾牌,特警、消防、武警、醫護人員,緊急馳援布拖,馳援布拖縣四棵鄉!


  那片山,觸動情懷……


  一路上,手機幾乎打爆,沒打爆也是因為沿途信號不好。好在指揮中心主任有辦法,移動、聯通、電信、衛星、350兆輪番上陣。


  案發地四棵鄉也沒有什么手機信號。大小涼山的這些鄉,政府駐地一般就三樣建筑,鄉黨委鄉政府、學校、鄉衛生院。沒有公安派出所。布拖縣局民警不足百人,遇到重大案件,經常是“麻子打呵欠”——民警總動員。要撥打手機的話,出鄉政府到外面的山坡上,“移動手機移動著打”,同時還要注意調整手機接收信號的方向。


  槍擊案發地就在四棵鄉政府旁邊的山崖上,直線距離約二百米,但從鄉政府的公路邊走到現場需要一個多小時。受傷民警只能就地搶救,尤其中槍嚴重的賈巴伍各,出血量大,更不適宜作較大的挪動。


  州領導指示全州最好的醫護力量火速趕赴現場。他們比我晚出發約一個多小時,雖然我交待了沿途交警保障,雖然他們一路狂奔,都無濟于事。西昌到布拖車程兩個多小時,布拖縣城距離四棵鄉84公里,縣城派出的醫護人員也在路上。受傷的戰友,全靠四棵鄉衛生院就地支撐。


  我到達四棵鄉時,已經下午五點過,天晚將至,一路上心急如焚!


  從布拖縣城去四棵鄉須先經過地洛鄉,全程都要翻山越嶺。84公里車程,竟然走了五六個小時。路,是人走出來的,也是山坡上牛羊踩出來的,更是挖掘機在山坡上簡單粗暴地掏出來的。也許這根本不算是路,因為一旦下雨,再好的越野車也只能望路興嘆。


  想起李瓊的《山路十八彎》,她飽含深情地歌頌大山。而我們只有埋怨。眼前的這片山,道路難行,懸崖村多處可見;風景雖美,野性難馴,鮮有游人;國家“天目”衛星發現深山里面集中連片種植罌粟是這里,這次的惡性槍擊案發也是這里……


  前方信息,受傷嚴重的賈巴伍各快不行了,生命垂危。我們更加著急,只有催促衛生隊,同時加快步伐,越野車怒吼著艱難地往前沖。


  前方有一處會車斷道。隨車民警趕緊下去疏導交通,看見刑偵、技偵支隊長正在疏導交通,他們堵在這里,縣醫院的醫護人員也堵在這里,我們由此匯合。除了賈巴伍各,另外兩位受傷民警也到了堵車點,四顆鄉衛生院準備在此將他們移交給縣醫院。


  我去看望受傷的戰友,他們兩位十分平靜,恬淡、沮喪的面容,令人心痛。手臂受傷的那位民警慢慢地敘說事情經過,頸背部中槍的民警躺在擔架上,手壓著吊針,配合醫護轉移,一言不發。


  救護車旁邊的溝里,扔下幾根制作簡易擔架的棍棒,上面串著警服、警褲的袖腿,帶著斑斑血跡。一位民警把警號、警銜扯下,打算把衣服丟掉。我叫他拾起來帶走,回去交給政工部門,別輕易扔掉。


  作別受傷的戰友繼續前行,山路蜿蜒崎嶇,爬坡上坎,在一處大彎處,看到下來一輛車,雙方很默契地都停了下來。那車上幾個民警告訴我們:“送兄弟回家”。我看了看,后座的兩個民警小心地抱著被裹,不用問,被子里裹著的是犧牲的戰友!34歲的賈巴伍各,就這樣長眠于這片大山。


  我們又前行了半個多小時,回頭望望,護送賈巴伍各下山的車還在對面山腰的路上行進,平緩而又蒙太奇,畫面定格在夕陽之中,山水無言,風動樹搖,那么平靜、恬淡。


  一句“送兄弟回家”,令人鼻頭發酸。我們一時無語,眼中噙著淚繼續前行。


  那條水,撩動憂愁……


  “報君黃金臺上意,提攜玉龍為君死。”


  我們急速到達四棵鄉的時候,案發現場已經不具備強攻速戰速決的條件。警犬、狙擊手就地休息待命,消防、救護車等大型裝備山下待命,我們研究部署擴大包圍圈,一層又一層,核心、小圈、大圈、遠圈……


  夜間,暴雨如注。


  等雨停,焦急地等雨停。


  戰友們有的席地而臥,鼾聲大作。長夜漫漫,州領導以及我,無心睡眠。


  清晨六時,雨停。逃犯到案。


  中午時分,我們驅車下山。在雨后的泥濘中小心翼翼地玩著漂移,溜溜索索地下山。


  山谷清溪水黃,山澗飛瀑如練,空氣格外地清新。


  山水匯集西溪,西溪匯集金沙江,沖出這蠻荒大山,從宜賓城匯入長江,滔滔東流入海。


  逐水而居是人類的本性,不斷改善生活居住條件,人類文明隨之發展進步。而在水源之處,往往山高水長路險,歷來多是治外飛地。基層基礎工作之簡陋、之薄弱,民風淳樸與剽悍、貧困與落后,深度之深、難中之難,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

  民警賈巴伍各犧牲后,在四棵鄉、地洛鄉,西溪河對岸金陽縣的青松鄉、對坪鎮,掀起運動式整頓整治,收繳槍支數百,問責干部若干。


  那些警,飛越山鷹……


  賈巴伍各犧牲前,由派出所長晉職政工監督室主任、縣局黨委委員,有一個美好前程,卻在34歲戛然而止,留下一個漢族妻子、曾經的同學,還有兩個年幼的兒女。


  他犧牲的前夜,在圍捕逃犯的山上露宿,為了御寒生起一堆火。望著熊熊火堆,他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種不祥之感,用手機拍了那堆火,寫了幾句,發了朋友圈,顯得多愁善感。


  “此身無悔披戰甲,來世還要當警察。”


  受槍傷的另外兩位,一個是交警大隊長,一個是刑偵民警。話不多,平靜、恬淡,敢打、能拼,不服輸。


  五彩涼山的大地上,民警感受最多的不是良辰美景,是吸販毒,是外流犯罪,是血與火的淬煉。


  我從布拖縣城去殯儀館參加賈巴伍各烈士的追悼會,沿途數公里站滿了送別的群眾,父老鄉親、學校師生、機關干部,手拿著鮮花,高舉著橫幅,平靜又平靜,在殯儀館外面,有幾個民警在泣不成聲。


  流芳未及歇,遺掛猶在壁。


  在大涼山那樣的山水人文之中,警察如山,任憑電閃雷鳴,巋然兀立,寂寂歡舞。他們也像一種大鳥,卻超越了涼山人慣常崇拜的山鷹,翱翔于云天之際。(作者系涼山州公安局副局長)


編輯:宋萍

主辦:中國共產黨資陽市委員會政法委員會 辦公室電話:028-26111199

蜀ICP備18020242號-1 資陽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

地址: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雁江區廣場路3號 郵編:641300 |

安徽快三彩经网走势图